古康乐的桥与城垣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3-25
  • |
  • 作者:暂无
  • 阅读次数:72

康乐古镇,面积仅只1.5平方公里。位于东径114·26~114·27'。座落于县境的东南隅。镇北、镇西为山地、镇东、镇南较平坦。民国三十年(1941)第九次编修的《万载县志》在叙述这座小镇时说:“万岩邑也(本座小镇是个山城),其山嵂崒(山高危险)而嵯峨(高峻),其水萦行(缠绕曲折)而绿波。”又说“康乐邑,万山中四顾,嵾岩窄崿(山高深险),两河直贯城中。”

古人曾有诗赠与这座古镇。诗曰:“群峰绕廊开山市,一水穿城接石虹,最喜登临衙背望,万家楼阁画图中。”

穿城之水谓曰龙河。水源有三,一是竹山洞所出之水,二是田北溪水,三是郭村铺水,三水于天陂塅汇合,至南浦桥流入古镇。清澈水流,蜿蜒曲折,出镇北注入蜀江,全长约20多里,而在县镇内不过二里许。无奈把古镇分割为东西两地,这就使河两岸的群众来往非常不便。

“县治夹水而城,欲成城必先是桥。”“是桥也不惟利涉,仰且维藩。”可见建桥之重要。

建桥非一日一钱之功,及至元代才在龙河河道上架设了双虹、南浦二桥;再至明、清,又先后架起回澜、安乐、龙河三座石桥。同治辛未《万载县志》记曰:“南浦、龙河二桥为上下锁匙,双虹之中联通衢,固已熙攘辐辏,视若坦途矣。”至清末,一座面积仅1.5平方公里的小镇,在穿镇而过的不足二里长的河上,架设了五座石桥,又在与龙河几成十字水的乌溪水及田下水上各架设了两座石桥,即乌溪桥与再思桥。

再说说城垣,即城墙,有城便有护城的墙。据南宋县令徐升《修县治记》中的记载,宋已有城垣。另据县志记载,元代红巾军刘仁起义,占领城池后,筑城4门,周围5里。起义军失败后,城废,仅存北门城墙。

明正德八年(1513年),在水西立子城,设双虹、胜迹、南浦三门。正德十三年(1518年)合龙河东西两岸筑土城,城垣架木覆瓦,高丈余,下宽一丈四尺,上宽八尺,南起南浦桥,北经龙河桥,西越锦衣坊外,东至建成坊外,东西相距2里,南北相距1里,城垣周长6里。同时立有七门:东为朝京门,南为南浦门,西为锦衣门,北为龙江门,均系石砌。其它三门为小南门,小北门,站龙门。

嘉靖元年(1522年)至崇祯二年(1629年)的108年间,城垣先后修葺十次。雍正七年(1729年)修葺30余丈,四门城楼更名为朝阳、文明、阜城、拱极。乾隆八年(1743年)城垣翻修,周长1164丈(计7.75里),高1丈。在此基础上加筑女墙,高5尺,厚7尺,设垛口1164只,窝铺16间,立四大门(朝阳、阜城、文明、拱极),五小门(小南门、小北门、乌溪门、龙河左右西门)。在南浦、乌溪、拱极三座桥拱下还设有三水门。

道光三年(1823年),建东门城楼,道光六年(1826年)建南门城楼,咸丰四年(1854年)重修东、南、西、北四门,城墙周围高厚规制如前。

为防红军袭击,民国20年(1931年)国民党十八师督团兵对城垣修建一次,民国21年(1932年)12月,国民党六十二师一八四旅督团兵再次修建。民国28年(1939年)为便于在日机空袭时,能尽快疏散人群出城,国民党政府下令将城垣全部拆除,城门也随之不见踪影。

城垣拆成了大道,城门不见踪影,但与城墙有关的“转角拜相”的传说却在百姓中广为流传。说的是春秋战国时赵国丞相蔺相如到万载县治微服私访一事。当时,蔺相如一身黎民百姓打扮,在康乐古镇的街头巷尾转悠都未被市民发觉,当他路过大北关街头拐弯处时,被一做杂货生意的人发现,该人姓龙,名山水。龙山水在相如身前定睛打量一番后,不觉一惊:啊!这不是朝廷的千岁大人吗?立即下跪:“恭请千岁圣安!”相如扶起龙山水,问:“你为何晓得我是蔺相如呢?”龙山水回话说:“千岁爷身为开国之勋,劳苦功高,为世人敬仰,尤以智斗秦王,保住和氏璧一举,全国上下传为佳话。”接着,蔺相如便与龙山水问寒问暖拉家常。事后,龙山水见人便说他如何如何见到蔺相如,相国如何关注百姓生活。鉴于此,自元代始建城墙时,便特地在小北关城墙处修出一个转角,自此便有让万载人感到荣耀的“转角拜相”之说了。